欢迎到访淮安市老科技工作者协会网站,今天是 加入收藏 设为主页
周恩来和他的嫡亲表妹万贞
秦九凤

周恩来有个嫡亲表妹叫万贞,是他十八舅万立鉁的女儿。小名叫黑妹,原来的名字叫万芳贞。清光绪二十五年(公元1899年)二月十九日生于江苏清河县城(今清江浦区),比周恩来小一岁。其母周氏是周恩来的堂大姑母、周恩来六伯父周嵩尧的胞姐。

1904年冬,周恩来和两个弟弟随生母万氏、嗣母陈氏回到清江浦外婆家住。他常和表妹万贞、万怀芝及表哥万叙生一起玩耍、做游戏。万贞因为长得稍黑一些,就取乳名黑妹,而周恩来的三弟周同宇(谱名恩寿,字同宇,后以字行)乳名叫“小黑子”,故周恩来称他们一个“黑妹”,一个“黑弟”。1907~1908年间,周恩来八九岁时在陈家花园家塾馆读书,表妹万贞、万怀芝因是女孩子,周恩来外婆张氏不允许读书。后在周恩来的力争之下,她们才被允许进入陈家花园塾馆,跟周恩来他们一起读书。万贞后来回忆说:“七哥才七八岁时就很聪明,就会写诗了。字也写得好。”还说她自己就差得多,书念不进去。

1908年夏天和冬天,周恩来的两个母亲先后去世,他带着两个弟弟回到淮安驸马巷以后,还经常去清江浦看望外婆。万贞也常跟随母亲周氏回淮安驸马巷娘家。兄妹之间仍时有见面,常在一起谈说。

1910年初,周恩来要去东北上学。那时人们身上穿的、戴的都靠手工制作,没有了母亲的周恩来当然无人为他考虑。但那时我们淮安有个风俗,即对这样幼年丧母的孩子来说,叫做“姑姑鞋,姨娘袜,舅舅买顶帽子压”。也就是说,周恩来的衣帽鞋袜应该由上边说的这些近亲属为他打理。所以,周恩来临行前,姑母周氏为送她这个侄子出远门,就抓紧时间赶制了几双布鞋和布袜子。十岁的万贞听说七哥要去很远的地方,也拿起针线,在母亲的指点下给七哥做袜子。这是周恩来的嫡亲弟媳王士琴老太太生前对笔者讲的。因为她的丈夫周同宇先生当时已经六岁,完全记得此事。

辛亥革命之后的1914~1915年间,周嵩尧在北洋政府袁世凯身边做幕僚时,曾经把姐姐周氏和外甥女万贞接到北京小住。周嵩尧带万贞到故宫里去游览,万贞参观了原来的金銮殿,还爬上皇帝的宝座坐了一会儿,增长了不少见识。

万贞20岁左右时受父母之命和媒妁之言,嫁给了江西兴国人钟一琹(琴)。婚后万贞为人随和又老实,平日说话不多,却心地善良,特别喜欢帮助别人。钟一琹住在扬州时,她经常帮助钟一琹的妺妹一家照顾孩子,有时还把外甥们接到自己家来住。由于万贞一生没有生育,钟一琹去世前,为了让妻子万氏老年有所依靠,就把自己的外甥,也就是妹妹的儿子过继给他为嗣子,并改名叫钟则朱,后来又给钟则朱娶妻陈珍华。则朱夫妇都喜欢和万贞相处。直到晚年,对她依然像对自已的亲生母亲一样孝顺。

解放以后,万贞随嗣子钟则朱居住江西庐山。她虽然知道“七哥”恩来已经当上了国家总理,却从未想到去找周恩来。她守着儿子媳妇默默无闻地做一个平民百姓。

上个世纪的五十年代末和六十年代初,我们国家因为天灾人祸,全国人民忍饥挨饿。为了走出困境,中央决定在1961年的8月23日至9月16日于庐山召开工作会议。这次会议的日程安排不是很紧,每天基本上都是上午开会,下午自由活动,每周六都举办舞会,用录音带伴奏,参加舞会的除大会工作人员外,还有庐山机关单位的工作人员。

周恩来喜欢跳舞,每到周六只要没有急办的事情,在晚上九、十点钟后他必定会去跳会儿。这对他来说,既是一次娱乐消遣,也是一种休息方法,同时还是他接触群众的好机会。

有一次周六,周恩来跳了半场就不跳了,和他的舞伴进休息室谈起话来。成元功生前曾告诉笔者,他作为总理的警卫人员,也跟着总理进了休息室,原来和总理跳舞的这位女青年叫陈珍华,她和爱人都在庐山植物园工作,她是会计,爱人就是钟则朱,所以她在和总理跳舞时告诉周恩来说:“总理,其实我该叫您七舅,因为我婆婆是您的嫡亲表妹,叫万贞。”周恩来一听非常高兴,立即终止了跳舞,和陈珍华到休息室谈话。周恩来在确定珍华婆婆就是自己五十余年未见面的“黑子”表妹时,非常高兴地转脸对成元功说:“你把她家的住址和爱人的名字都记下来,过两天我要去看她们。”说完,他还对陈珍华说:“你回去告诉你婆婆她们,我去了可不要向我提要求啊!”陈珍华忙笑着回答说:“不会,不会,舅舅你放心!

那天过后不久的一天午饭后,周恩来对成元功说:“今天下午没事,可以去植物园钟则朱家看看。你让王科长(江西省公安厅给周恩来派的警卫干部)先去植物园看看他家住址,不要告诉他们家我要去。去时只要一辆车,不带警卫车。”

下午两点,成元功和值班警卫王科长等一行随周恩来乘车去植物园看望他的表妹,到她家时见到钟则朱和他爱人陈珍华及小孩等早已在门口恭候。原来王科长把总理要去钟家看望表妹的事,告诉了植物园领导,植物园方面就要钟则朱、陈珍华他们夫妻俩提早回家做迎候的准备。

周恩来下了车,成元功和已经在场的江西省公安厅的詹处长,随同他们一起走进了钟家,进入会客厅。陈珍华忙着给客人斟茶倒水,钟则朱则从另一房间搀着母亲出来见总理。周恩来高兴地迎上前去,握住表妹的手说:“我是大鸾你还记得吧?”万贞看到总理又惊又喜,连连点头说:“记得、记得。”周恩来扶她到沙发上坐下后就问她:“身体还好吧?”她说:“不好,常犯病。”周恩来忙问她:“什么病?”万贞听了,只回答说,“老病。”周恩来一见黑妹似有难言之隐,只好岔开话题问她:“听说你有时还回扬州(从1920年起周恩来的六伯父周嵩尧就由淮安迁居扬州了)老家看看?”她说:“前几年还回去过,这两年身体不好,就没有回去。”

周恩来已经许多年没见过外公家的亲人了,这次同万贞见面,很想通过她了解母亲娘家的一些人和事。谁知正谈话间,万贞因一国总理的到来心情紧张,老毛病又犯了:只见她突然间两眼紧闭,紧紧地咬着牙,双手拳头紧握,全身痉挛,一直憋气憋得手足颤抖出不来气。钟则朱马上过去把母亲抱在怀里,并按摩其胸部,陈珍华也过去掐着她的虎口,这时病人的脸色变暗、嘴唇呈青紫色,口里还吐白沫。周恩来叫成元功赶快让司机杨金铭开车去接自己的保健医生卞志强大夫来,钟则朱说:“不用,她这是老毛病,过一会儿就好了。”

果然,几分钟后,病人慢慢恢复了,身体不抖了,脸色也渐渐恢复了常态。陈珍华给她喝了一口水,她无力地靠在沙发上,看上去极度疲惫的样子。

看到这种情况,周恩来再一次转了话题,与他们拉起了家常,说起了淮安的亲友情况。

万贞不善言辞,钟则朱在一旁帮助母亲应答和传话。钟则朱告诉周恩来,民国二十七年(公元1938年)他自己13岁时曾去过一次准安。周恩来马上转过头来问他:“噢,你是怎么去的?”钟则朱说是跟着母亲去的,记得驸马巷有3~4进房子,有前门、后门,门口还有石墩子。

周恩来听到这里连连摆手说:“你别说了,那房子添了我好多麻烦呢。”接着他告诉钟则朱,解放后地方上知道了那是我小时住过的房子,就把房子全都修理了。公家给私人修理房子,影响不好。我就告诉他们只留下一进房子给八奶奶(周恩来的八婶,即周八太)住,剩下的全交公了。

周恩来又告诉万贞,他曾经把八婶接到北京去住,本想让她多住些日子。可是老太太非要回去,就送她回去了。他说:“回家以后,老太太比在北京思想有了不少进步,跟周围群众的关系也好多了。”

钟则朱就问周恩来:“七舅为什么不回老家去看看?”

周恩来摇了摇头:“现在不能回去,一回去事情就难办,亲戚们全找来了。我满足不了他们的那些要求。我要等到大家的生活都提高了,我再回去。”说到这里,周恩来回头嘱咐成元功说:“我们回京以后,也给这里寄点钱。”

钟则朱听了赶紧向周恩来说:“七舅不用为我们操心。我们现在的日子比解放前好过多了。我和珍华都有固定的工作,不但吃上饭,而且生活得也很好。我们能照顾好母亲。”说完,他又从床下拖出一麻袋马铃薯,打开袋口让周恩来看,并且告诉周恩来,今年因为田地庄稼受灾,大家的口粮定量都少了。他们就在家门口的山坡上开了一片山地,种上马铃薯和南瓜,整整收获了七八百斤,足够吃一冬一春了。

周恩来一边看着钟则朱那一麻袋黄灿灿的马铃薯,一边很感兴趣地听着。他走到窗前,指着山坡上的那一片菜地,对钟则朱说:“你们在山上开荒造地,一定要搞成梯田。用石头把田边上垒起来,避免水土流失。”

万贞默默地坐在一边,脸上始终挂着微笑。看到七哥和儿子谈得这么兴致盎然,她的心理已经很满足了。

周恩来在万贞家里坐了有一个半小时方才告辞。临走时已经恢复了精神常态的万贞说:“七哥,你能给我儿子则朱安排一个更好一点的工作吗?”周恩来连连摆手说:“黑妹,我哪有这个权力?”万贞笑着说:“六舅(指周恩来六伯父周嵩尧、也是万贞的亲舅舅)不是你安排在北京工作的嘛。”周恩来又回答她:“他是齐燕铭(时任国务院副秘书长)安排的,不是我安排的。”万贞一听,笑了,说:“我知道你是不会安排我们亲属的。”这时周恩来也笑了,他又一再嘱咐钟则朱要好好照顾母亲,还告诉他同宇舅舅也在北京。以后到北京去玩,可不要忘了也去看看同宇舅舅。钟则朱听了忙连连点头说:“我知道了。”

周恩来走了,他乘坐的汽车沿着蜿蜒的山路平稳地向山上行驶。万贞站在窗前一直注视着“七哥”离去,直到汽车已经消失在云雾缭绕的大山后面,她仍然望着窗外一动也不动。

回到住地后,周恩来一连串地问自己的保健大夫卞志强医师,像他表妹这种病有没有办法治?有没有特效药治?如何防止发病?有没有危险?发病后怎样抢救?卞大夫告诉周恩来,这种病叫癫痫病,老百姓叫羊角疯。现在还没有根治的办法,也没有什么特效药。只能吃点镇静药控制少发病。发病时身边没有人是有一定危险性的。周恩来听了卞大夫的话也就不再说什么,因为他明白,像表妹万贞这种病,也只有在家人照料下顺其自然了。

万贞1980年殁于扬州,享年80岁。


© 淮安市老科技工作者协会,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2016
联系电话:0517-62560488 电子信箱:lkxbgs@126.com
地址:江苏省淮安市清江浦区淮海南路112号  邮编:223000
苏ICP备16054278号